番外之重回康熙朝(二十)
作者:水晶仙子 更新:2019-11-12

“不去蒙古也可以,反正只要我跟巴图在一起就好了。”乌尔格伸倒是很好说话。

“巴图到底是谁?”胤禛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是博尔济吉特氏的小王爷。”乌尔格伸解释道:“他是来京城游玩的,本来早就想离开了,结果却没想到赶上了二伯的登基大典,这才留了下来。”

“那你喜欢那个巴图……那个巴图喜欢你吗?”胤祯小心翼翼的开口——不会是他这个宝贝侄女儿一厢情愿的吧?

“是他先向我告白的好不好?!”乌尔格伸狠狠的瞪了胤祯一眼,极是不满:“我是那种死打烂缠的人吗?!”

“不是不是……”胤祯好笑的摇摇头:“既然是你们两情相悦的,那就可以了……不过,乌尔格伸,我们是绝对不会允许你去蒙古的,如果那个巴图真的喜欢你,就让他留在京城。”

“乌尔格伸,你先去把巴图带来给我看看吧。”胤禛慢条斯理的开口——他对乌尔格伸这种自己开口要嫁人的惊世骇俗之举并没有感到惊讶,以乌尔格伸的性格,要是她会在这件事上面感到害羞的话,那他才会真的感到奇怪呢!

“可以!”乌尔格伸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巴图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身材修长高大,容貌英俊刚毅,皮肤是正宗的古铜色,一身典型的蒙古人的打扮,全身上下透着浓浓的男子气概,一看就是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一点儿都没有汉人书生的那种白净柔弱之感。

“巴图给几位王爷请安,王爷吉祥!”巴图的汉语说的极为地道,而且即使对着的是大清朝几位位高权重的王爷,依旧能做到不卑不亢,令人心生赞许。

“巴图是吗?”胤禟好奇的挑挑眉:“是……博尔济吉特氏的小王爷?”

“回这位爷的话,正是。”巴图又恭敬的行了个礼:“巴图的爹爹于十五年前被先帝康熙爷封为亲王,巴图正是他的嫡长子,也于十年前被先帝康熙爷封为亲王世子。”

“博尔济吉特氏未来的王爷吗?”胤礽淡淡的勾起了唇角:“这个身份,倒也是能配得上我大清的固伦公主。”

“固伦公主?”巴图愣了一下,奇怪的看向胤礽:“这位王爷,据小臣所知,大清似乎是只有皇后娘娘所生的公主才能有固伦这个封号,而乌尔格伸却是……”

“乌尔格伸是朕最宠爱的侄女,等她成亲之时,朕会收她为养女,封固伦公主。”胤礽的话不亚于在巴图的心里扔下一颗炸弹。

“朕……您,您不是王爷?!”巴图的脸色陡变:“您是皇上?!”

“现在才认出来啊?”胤誐笑道:“二哥随着皇阿玛去过好几次蒙古,你没见过他么?”

“啊……回这位王爷的话,小臣从未见过皇上。”巴图回过神来,恭敬的解释道。

“那就是了。”

在和巴图的见面中,胤禛几人对他都很是满意,只是唯一一个不满意的就是——巴图是蒙古人。

“巴图,你也应该知道,乌尔格伸是绝对不会跟你去蒙古的。”胤禛慢条斯理的开口,语气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她是本王唯一的女儿,本王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远嫁蒙古。”

胤禛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蒙古大草原上,天高皇帝远的,不管出了什么事他们都帮不上忙。而乌尔格伸到时候的身份就算是天朝的固伦公主,但到了蒙古却依旧是寄人篱下,无依无靠,死活都掌握在蒙古人的手里。虽然巴图现在看起来很喜欢乌尔格伸,但谁都不能确定他们之间的爱情会到永远。

“可是……亲王殿下。”巴图抿抿唇,“蒙古是小臣的家乡,那里有小臣的所有亲人和族人……”

“我看这样好了。”一直沉默不语的胤禔突然开口:“你们成过亲后,就在京城住半年,在蒙古住半年,这样如何?”

“谢王爷体谅!”巴图感激涕零的行了个大礼。

既是乌尔格伸和巴图两情相悦,胤禛几人又在暗地里监视了巴图很长时间,直到确定他这个人确实很不错后,才让胤礽下了赐婚的圣旨。

亲王之女被封为固伦公主,这件事震惊了朝野上下,也暗暗惊讶于雍亲王的受宠程度。(咳咳……其实这跟雍亲王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可以说,自胤礽登基后,除了乌尔格伸这件婚事让朝中起了一些波澜外,其他时候都是极为平静的。而且不仅朝中平静,就连边境也是极为安静,大清朝的大敌蒙古的各个部落,这几年来就像是在修生养息似的,没有一点点要和大清打仗的迹象。

荣庆三年二月初十,乾清宫。

“皇阿玛,您要禅位给我?!”弘皙满脸的愕然,嘴角抽搐:“皇阿玛……您现在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禅位给儿臣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胤礽大手一挥:“就这样定下了!”

“可是……”弘皙急的是手足无措:“皇阿玛,儿臣,儿臣……大臣们肯定不会同意的!”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胤禔笑道:“这三年多来,朝中大大小小的事物不都是你在做主吗?那些大臣们可不是瞎子,都看的清清楚楚呢。你现在除了一个皇帝的名分,权利和皇帝不是已经相差无几了吗?”

“可是,大伯,侄儿是真的没想到要那么快就继承皇位……”弘皙一脸的着急:“皇阿玛,您在位的时间太短了,儿臣以为,您应该至少再在皇位上呆上五六年这样……”

“五六年?!”胤礽闻言差点没从软踏上跳起来:“老四他们现在已经在计划出京了,你倒好,让我在京里再呆上五六年?!凭什么啊?!”

“呃……”弘皙满脸黑线的看着他气的跳脚的皇阿玛,嘴角抽搐着说不出话来。自古以来,只看过为争皇位那么生气的,还没看过为放弃皇位而那么生气的呢……

“好了,弘皙,就这样定下了。”胤禔暧昧的冲弘皙眨眨眼:“虽然刚登基的事情肯定会很多,不过不是还有弘昀陪着你呢吗”

“大伯!”弘皙抿抿唇,莫名的红了脸。

荣庆三年三月初一,荣庆帝下令禅位给太子爱新觉罗弘皙,自己则退为太上皇。因为前几年也都是太子在掌管国事,故而众大臣对此并无异议。

“终于出来了!”胤礽一脸的兴奋,语气中却带着淡淡的懊恼之色:“只是没想到老四他们居然跑的比爷还快?!他们现在在哪儿?!”

“昨天传信的人来说,他们现在在江南一带,不过具体地点就不知道了。”胤禔无奈的看着有暴跳如雷征兆的胤礽,柔声安抚道:“他们不是不需要准备禅位的事情吗?走的比我们快也是情有可原啊。”

“哼!”胤礽愤愤然的哼了一声:“对了,皇阿玛也在江南那边吧?”

“对。”胤禔微微颔首。

“皇阿玛,你们真的要走啊?”被遗忘在一边的弘皙哀怨的看着胤礽——难道就把他一个人留在宫里了?!

“我当然要走。”胤礽像看怪物似的看了弘皙一眼。

“大伯,二伯,请帮侄儿带话给阿玛和额娘,就说儿子给他们请安了!”绵恺冲胤礽抱了抱拳,恭敬的开口道。

“好!”胤礽奸笑出声,特地在那声“额娘”上加重了音:“爷绝对会把你的话一次不差的带给你阿玛和‘额娘’的!”

待绵恺反应过来不对劲后,那几匹马却早已绝尘而去了。

“该死的!”绵恺急的直跺脚:“要是让额娘知道我喊他额娘,那我可就惨了!”

“没事,我来保护你。”弘皙温柔的拉起绵恺的手:“再说了,这京城离江南可是很远的,八叔就是生气,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啊!难不成他还会为了一个称呼,特地从江南跑回来吗?”

“说的也是……”绵恺点了点头,心里的大石头稍稍放了下来。

“以后只有我们两人相依为命了……”弘皙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从后面抱住绵恺。

“你不是还有你那些妃子呢吗?”绵恺白了弘皙一眼。

“那些女人,不过是拉拢大臣的工具而已。”弘皙的神色微微冷了下来:“我们是各取所需罢了。”

绵恺微微皱起了眉头,轻叹一声,握紧了弘皙的手。

江南罗家,是近几年新兴起的一个家族,在江南老百姓的眼里,罗家的人心地仁慈,经常救济苦难的百姓,而且似乎神通广大,连江南知府都不敢惹他们。

罗家的当家人是位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而其他几个一身贵气的年轻男子,则都是这府里的少爷。

让江南老百姓奇怪的是,罗家似乎只有男子,没有一个女人,就连下人也全部都是小厮,没一个丫鬟。

江南的一些老百姓偶尔可以看见两个相貌出众,气质高雅的男子手挽手的走过石桥,走过一排排的柳树。除了牵着手外,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过于亲密的举动,却让人觉得他们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外人怎么都插(不)进去。在路过他们身边时,说话的嗓音也会下意识的变小,生怕会惊扰了这对仿若从画中走出来的人。

罗府的人在江南生活的时间长了,即使是行为略显神秘,但江南的老百姓既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有很多人都隐隐的猜出了那些相貌和气质都极为出众的男子之间的关系,只是没有明说罢了。

但普通的老百姓向来最是朴实的,罗府的少爷们经常救济穷苦之人,对普通的老百姓也不似那些有钱人似的高高在上,而是极为平易近人,轻而易举的就赢得了众人的好感和包容,都纷纷下意识的把自己已经快要确定的想法埋在了心里,不再提起。

春去秋又来,一年年的时光似水,不快也不慢的划过。罗府的人过着不问世事的平静生活,只是偶尔接到京里传来的消息,日子虽是过于平淡了,却透着浸到骨子里的温馨。

后来,弘皙把皇位传给了他唯一的儿子,也是唯一的嫡子,和绵恺一起居住到了罗府。

后来,弘时和弘旺分别继承了雍亲王和廉亲王的王位,留在京里帮着新皇治理天下。

后来,巴图和乌尔格伸的儿子继承了亲王之位,而他们两人则按着乌尔格伸的意愿,去游山玩水。

后来,在一个看似偶然却又必然的机会里,胤禛等人恢复了被封印的记忆,知道了自己原本的真实身份。

原来,他们原本就是天界的仙人,故而在轮回之中才能次次投生在帝王之家,享有无数的尊荣富贵。

原来,他们在天界的时候就已经分别两情相悦了,第一世,不过是判官的一次失误罢了。

胤禩拉着胤禛的手站在山峰的最顶端,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们一手治理起来的繁华世界。

“四哥,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哦。”

“嗯。”胤禛顿了顿,眼中的温柔溢满:“永远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亲,这篇文到这儿就彻底完结了……= =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就跟失去了什么似的……希望亲们还可以去多看看我正在连载的另外两篇文哦,希望我们可以在那儿重聚。

最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的这篇文开始定制印刷了,一本书只需八十元,希望各位亲可以去多多捧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