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被当成货物啊
作者:残影转身 更新:2019-11-12

  “管他的,我们只要捣乱就好了,是吧”游戏眨着紫罗兰色的大眼睛,思索着亚图姆到底在找什么,想了半天一点思路也没有,只好作罢

  “理论上来说没错”

  “喂喂~~,你们不要无视我啊”那团虚影无奈道

  但是游戏丝毫不管他,慢慢走向窗子,看看地形是否有利于自己这一边,要想完胜必须准备充分

  “喂~~,不过是一个梦而已,至于吗”那团虚影跟在游戏身后

  呃,呵呵,不至于?才怪哎~~我精神损失严重啊,那可是差点就把我弄疯了哎,开玩笑也有点限度好不好~~此时回想起来依然有点后怕

  “这样吧,我告诉你他小时候的事情,就算是那个什么精神损失的赔偿”他此时把自己儿子都卖了,要是给自己的儿媳留下不好的映像就不好了

  听到这句话,游戏停下了步伐,微微勾起嘴角,很有趣啊

  “成交~~午夜,有魂晶吗”话音刚落,一条漆黑的蛇从游戏的袖口爬出,张开嘴吐出一块指甲大的魂晶

  “嘶嘶(别忘记再还我一块啊”午夜说完继续缩在游戏衣袖里睡觉,游戏把很小的一块魂晶丢向那团虚影,那团虚影渐渐变成一个慈祥的中年人

  似乎除了自己谁也看不到哎~~~为什么呢,算了~~~游戏随手把手中的魂晶丢入嘴里

  “吃点东西,然后继续上路”一个强势的女人握着一条软鞭,边说边指挥着几个平民妇女朝马车中央的桌子上端入豪华的食物,肉类、蔬菜、水果、清水、果汁、点心···一应俱全,吃的东西还真多哈~~~

  “愣着干什么,快点吃”说话间手中的鞭子抽向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这是在威胁吧~~~

  一堆人急急忙忙坐在桌子旁边,细嚼慢咽,这个女人手中的鞭子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们平日里养尊处优、细皮嫩肉的怎么经得住这样一鞭子

  大家都围着桌子,只有游戏半合着眼睛,舒服的趴在一口雪白色的草皮上,听着亚图姆的父亲诉说着往事

  “啪~~”女人手中的鞭子抽在游戏身边,游戏抬眼看着那个女人,极度不爽

  “为什么不吃东西~~”要是这些贵族皇族有什么损伤,她可担当不了这个责任,自从她上任以来,每天都可以看见这些贵族眼中对自己的恐惧,可是为什么他没有对自己的恐惧,女人有些不满的皱着眉头,随后女人微微一笑,从腰间解下一个小箩筐,从里面抓出一条绿得发黄的长蛇,细长的信子不停的吐出

  那些贵族看见这条蛇,急忙缩了缩身子

  “···”好漂亮的蛇~~游戏起身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女人,脚腕的饰品随着走动的频率发出清脆的声音,开叉的长袍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若隐若现,每踏出一步摇摆的长袍就会吧他修长的美腿暴露出来,哇咔咔~~~好诱人的说

  “过来~~”游戏走到离女人三米远的地方停下,对着那条蛇轻轻勾了勾食指,那条蛇听话的从女人手中滑落在地,朝游戏爬去,缠绕上游戏的手腕,伸出信子讨好似地轻轻舔舔游戏的脸颊

  “真乖~~”

  一堆人一脸惊讶的看着游戏,蛇这种冷血动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大家都充满了疑问

  “你,你快点把我的蛇还给我”女人一脸你是坏蛋的表情,对游戏吼道

  “···好啊,把你腰上的钥匙给我,我就把它还你”游戏目光轻轻扫过女人腰间的一串钥匙

  “什、什么,可不可以换一样东西啊”女人紧张的看着游戏手中的蛇,双手紧紧的捂着腰间的钥匙

  “好啊,我们来比喝酒吧,如果我先醉了,它还给你,如果你先醉了,你什么也不用给我”游戏摸着下颚,一脸温和的笑着

  “好”女人爽快的答应了,她对自己的酒量还是有点信心的,最起码赢过一个小孩子是没问题的,而且自己就算输了也不用付出什么

  旁边的一堆人无语的看着两人把上等好酒当水似地喝,过了一会马车再次动起来

  “二十一杯~~”游戏抬起一杯喝光,然后把杯子倒着放在桌子上

  “第二十二~~~”女人强行的灌入,摇摇晃晃的把杯子倒着放在桌子上

  我就不信你还不晕

  果然几杯下肚后,那个女人一脸白痴的笑着醉倒了

  “真没用,这种酒都可以喝醉”游戏把女人腰间的钥匙扯下,摇了摇头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酒量这么好”城之内说话间抢过游戏手中的钥匙,急急忙忙的解放自己的双手双脚

  “现在怎么办呢”游戏问

  “先问问”城之内随手把钥匙丢到一边,抓着女人的肩膀用力的摇晃,女人眯着眼睛,一脸不爽的吼道

  “你想干嘛~~~,放开~~”

  “貘良在什么地方~~~”城之内问道

  “貘良,谁啊,我怎么~~~会~~会知道”女人没好气的白了城之内一眼

  “就是一个有着很长的白色头发的人”游戏思索的一下,说道

  “啊~~~,我知道~~~他现在~~~应该在我们老窝,一个地下拍卖场,放心~~~你们也会到那边去的”说完女人傻笑了几声,双眼一闭睡了过去,城之内捡起被自己随手丢的钥匙,归回原位

  “到目的再说吧”游戏半卧在软软的丝绸中,闭上眼睛假寐,耳边传来亚图姆父亲的声音,灵魂不会累,所以他不停的把自己所知道的亚图姆的事统统说了出来,听着关于亚图姆的事,游戏的嘴角微微上扬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从一开始的寂静变得喧闹,从这混乱的声音中可以听出这一个繁华的地方

  “游戏,怎么办啊,好像到了”城之内像个无头苍蝇似地在马车内走来走去

  “凉拌呗”

  “呵呵,很好,我们的压轴货,终于到了,快准备,半个小时候举行拍卖,这都是钱啊”马车一停下,一个中年人欣喜的声音把马车中昏昏欲睡的一堆人惊醒

  “搞了半天,原来要把我们当成货物卖掉啊”城之内一脸不爽的吼道

  “我们快点离开吧”他可不想把自己当成货物,感觉怪怪的

  “来都来了,走什么,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的价值吗”城之内笑道,游戏看着城之内开心的笑容打个寒颤,摇了摇头

  “放心,有事我当着”城之内拍拍胸脯,一脸期待,不知道海马看见自己被当成货物之后是什么样子

  “就是有你当我才不放心啊”游戏小声嘀咕着

  “你你,你,对还有你,你你跟我走”一个留着八字胡的小老头点了点其中的几人,领着他们下车,其中就包括城之内

  “那么我先走了”城之内笑着跟在小老头身后

  几分钟后,小老头把剩下的几人领下车,刺眼的阳光让游戏忍不住眯起双眼,打量着四周

  “很好,给他们标号,这些可是咱们的钱啊,哈哈~~”几个五大三粗的人,抬着一个个如同鸟笼的大笼子,放在一个胖的连眼睛都看不到的中年人身后

  “你,五号,起始价2000金币”小老头指着其中一个丰润的妇女说道,说完两个人把她关入一个笼子里,不大不小的笼子干好限制了行动

  “你,十一号,起始价6000金币”小老头指着一位漂亮的少女,随后两人毫无怜香惜玉之情,把少女塞入鸟笼

  “···”不一会每个人都编号挂上起始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