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初露锋芒
作者:涅一 更新:2019-11-12

几千人的队伍,列队在山前还算有形,一上了山就不那么壮观了。此类山林罕有人迹,草树繁茂,最利埋伏和散兵运动。叶晨权衡双方力量,有意安排,弟子规尽占天时地利,因数量悬殊,人和之利各半。

叶晨和几个将官在山下一处土丘观望,将官们的心思都在指挥大军作战,叶晨的心思却着落在弟子规一边。凝神望去,隐约可以看出几处风痕营的作战轨迹,看来上山的士兵至少已被分成几路。山林中动静不小,如果向北融府借个千百十的人马配合埋伏在山上,这几千人,今日全部都得被“阵亡”。

没过多久,一元姓屠的偏将来报:“禀太子,这批马贼甚是可恶,占得熟识地形,把我军队伍引散,缴了几个兵士的械。”太子看看叶晨,转向屠偏将问道:“兵士呢?”

偏将还没答话,叶晨岔道:“都叫过来吧。”一脸的和气,一脸的波澜不惊。‘就这么处理?’身旁边几个将官和屠偏将都轻轻捏了把汗,一众兵士被带了过来。

叶晨此时哪里忍得住,噗嗤笑出声来。这虽然只是第一批下来的,但哪里只是“几个”,将近二十人,对于弟子规,对于几个自己亲手培养并一起成长起来的几个弟子规统领,到目前为止,叶晨是满意的。被缴械的元师士兵,清一色的只穿着左脚的鞋子,没了兵刃,没了头盔。据报,士兵们被制住后,不但缴了械,马和干粮也被抢去了。

叶晨点点头,又赶紧摇摇头,“好啦,没伤到就好。”奋力平下笑意,传给太子一个眼色,太子喆命到:“传我将令,凡受伤和被缴械者下山,均在此处待命,不得妄动。”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太子又到:“这位将军,你再找几个将校,只在山下等候,受伤或下山来的都带到这里。”不知何故,几位太傅和当朝重臣之中,叶晨是太子最仰慕的人,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潜移默化之间,逻辑和行事风格已不由自主的向叶晨靠拢,叶晨简单的表达,太子就能演绎得很好。

“喏!”屠偏将不明所以,领命颠颠儿的去了。当着这许多人,叶晨已憋了半天,只是低头不停的用手在口鼻前摸搓,以掩饰无法克制的笑容,身子不时微颤两下。

不到半个时辰,山下土堆的临时指挥所已围坐了几百名军士,都像斗败了的公鸡。叶晨怕累坏了风痕营的弟兄,下令暂缓攻山。元师的队伍在山上都散开了,叶晨又不让鸣金,就靠十几个校官传令,这么一来,风痕营有了喘息和扩大战果的时间。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元师的队伍重新聚拢,太子召集将校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将叶晨嘱咐的东西向大家分享了一下。除了鼓舞下士气,大概的意思是:太子我提醒各位,要注意组织,要有计划,各作战单元需要配合之类的。

一支队伍在实战当中,因为战场情况的变化,原先的队伍可能会变成若干个作战单位,去面对不同的作战任务,和不同的战场环境。此时,整个部队都必须有相应的战术调整,大的方向当然是围绕战前统帅下达的战略目的来展开,但战斗前的作战计划、组织、行动细节已基本不可用。元师之中,一定有能够担当临时、临阵指挥的人才,而叶晨忙活了大半天,正是要为这些将校创造学习和成长的机会。其实现在阵前的情况,相当于为元师导入了一支虚有、但略强于己方的敌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形式已经到了胜负将现的时刻,元师的优势是人数,弟子规的优势是近乎完美的团队配合、先进的作战理念和应变能力。

元师敢称彖国精锐,乃是精在骑战,列国正面战场上,骑兵的战力,深而有力的影响着胜负轨迹的走向。但今夜是山地丛林作战,步兵反而得利,先前元师乱哄哄的驱马上山,最终无功而返就是最好的说明。

一个简单的团队小游戏,太子给了将校们一柱香的时间重新进行计划、组织。将校们前往临时指挥所的时候,看着道边黑压压的兵士坐着,似乎明白了一些朝廷“剿除马贼”的良苦用心。从将校间这个简短的自由会议里,叶晨已感受到元师战力的苏醒,最后鼓舞士气时,终于没能顶住压力:“这些马贼不会伤害你们,你们也不许伤了马贼,抓住马贼一个,赏银五十两,谁弄废一个,我要他的命!”

风痕营上下一共四十三人,看着这骄人战绩,叶晨怎忍出师未捷的惨剧在此上演,这里可还是彖国地界。元师儿郎们迅速的重新出发了,就连太子眼中,也闪烁着无法掩饰的激动,没人能挡住他们!彖国有希望!

风痕营没什么危机,他们可以认真的投入此次演习。山岳营和雷光营却没有叶晨的护佑,传令斥候已派出三拨,马元斋却迟迟没有到此与太子汇合,那边有什么样的精彩,至少要再过一段时间,叶晨才能知晓。

军议过后,重新组织过的队伍,犹如黑暗中的一股巨力发现了光的方向,叶晨虽然表面不像太子那般兴奋,心里也同样充满了期待。这里人马的数量是风痕营百倍也不止,元师“阵亡”了近三百人,风痕营却毫发未损,连叶晨都惊叹,自己到底培养了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啊。

天将破晓,对于熬夜的人来说,此时更是困意剧增之时。指挥所除了密密麻麻围坐的“阵亡”将士,叶晨旁边直挺挺的站着十六个人。和其他“阵亡”的人一样,头上没有头盔,右脚没有穿鞋,身上也没有兵刃。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奇怪的穿着和身上的一股霸气。

一名参军来报:“禀太子,操演被缴械人数已达千人!”叶晨直接下令:“鸣金。”参军转头看着太子,得到了同样的指示。山脚下响起了清亮的金铁之音,足足一盏茶功夫,元师人马集于山下。叶晨取来硬弓,绑个彩雷,就着火把点着,箭矢直冲云霄。蓝色的花火爆开,“嘭!嘭”两声炸响,这是弟子规的集结信号。

叶晨径直走到大军之外,站在山脚的斜坡上。这一夜,风痕营的弟兄辛苦了,战损十六人,破敌一千。如果山上是弟子规四个营的一百七十多人,破敌数远远不止这些,减员的战绩应该还可以进一步降低。叶晨负手静静站在山脚的时候,太子已下令:“点起火把、面向叶参军整军列队!”

叶晨抬头望着山上的动静,当着太子和元师过半的人马,就在这个黎明,叶晨要展示一下这支令人骄傲的队伍。无论元师还是弟子规,做为彖国战力,用任何方法鼓舞士气都是必须的,而赋予荣耀,对于军人来说,更能令他们胸中的热血燃烧。

离叶晨最近的队员已从林中出来,很明显,这次作战,风痕营四十多人划为数支小队行动。元师靠前的兵士,已抽出了兵刃,只等军令就要拿人。这装束,分明就是夜里藏头露尾的马贼!

出乎所有士兵的预料,第一队有三人,纵马冲到叶晨两丈的距离都飞身下马,“头儿。”一个照面,单腿跪下就拜,动作标准有力,拜后稳稳定着,犹如木石一般。叶晨不动,队员们也不动,太子不动,元师的将士也不动。

叶晨就这样站着过了一段时间,心里数得清楚,包括魏林,身前一共跪了二十七人。二十七人身材不同,身形却无变化,这一跪,叶晨宛如天神。而天神在晨光的照耀下,有这二十七人的衬托,气势可比万军!

“风痕营列队!”叶晨一声令下,营中的十六个汉子也列队奔了出来,四十几个汉子站得齐齐整整。元师的将士与这几十个马贼在山里周旋了一夜,抓了十六个,自己这边却有一千人被缴了械,胜负立判。叶晨转过身,运足内力,用最大的嗓门吼到:“你们是元师!彖国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却败给了区区四十三个人!”

稍微顿了一顿,叶晨继续吼到:“你们没听错!四十三个人!”此语一出,元师的队伍中已落针可闻,看这四十三个人的目光已由敌视改为崇敬,同为热血男儿,谁不崇拜这样的英武之师?

“凡是有血性!有本领的人,都可以加入他们。他们的名号叫‘弟子规’!和大家一样,都是彖国的队伍!”话音刚落,远处已能听到马队之声,叶晨在山坡上一看,来了二十几骑,有几匹马上驮着的是俘虏,这支队伍,垫后的是魏翔。队伍中有人缠着纱布,明显挂了彩。叶晨在心里赞了魏翔一个。与彖国正规骑兵在原野周旋,山岳营有人被俘也是很正常的事,抓几个人质,至少可以保证己方被俘的人员生命安全。

刚到的二十几骑绕开大军直奔叶晨,元师的将士又一次叹服。这二十几骑做了与刚才下山马贼一样的动作,向叶参军参拜!这里身份最尊之人,难道不是太子吗?

魏翔这二十几骑刚完成列队,一支更大的马队驰到,从旗号看,马元斋终于来了,貌似人马不多,也就近千人的样子。太子赶紧对从人吩咐了几句,接应军马。后到的人马同样按步军方式列队,山下的元师乱了一阵,马元斋这次谨慎了许多,留了许多人看着马匹,以防马贼。叶晨注意到,看着马匹的兵士,基本都有和这边相同的“阵亡”标识,右脚光着,脑袋上没头盔。

马元斋纵马奔到叶晨面前,看着马贼列队比自家人还齐整:“叶兄弟,这?”

叶晨一笑:“元斋兄辛苦,没伤我的人吧?”笑容中却有一股虐气,和着清晨凉气一激,马元斋一个冷颤:“叶兄放心,抓了几队,都押往鹤塘等太子定夺,呵呵…啊?你的人?。”说完跳下马来,左看右看,心中暗骂:‘他娘的,老子就说哪有这么厉害的马贼,原来是大将军和太子支招呢,总算老子抓住十几个,不然真是马脸都丢尽了……’

叶晨当然不会立即拆穿马元斋的“抓了几队”云云,两人站在原地闲聊。马元斋这一夜,被马贼东一下西一下的拉着乱转,始终没能与马贼正面决战。马元斋追,对方就撤,马元斋不追,对方反而贴上来了。这些马贼作战相当灵活,一前一后,把马元斋部队缠得死死的,大队首尾难顾,后来马元斋兵分两路追讨,对方又分成两路,就这么反反复复拉锯,折腾了一夜,马元斋后出发的四千人马,散在鹤塘以北广阔的地面上,始终被牵着鼻子,稍一懈怠就有人被夺马缴械,十分窝囊。这一队千把人的队伍,看来已经可以算后军在原上的主力了。

山岳、风痕两营的队伍和元师就这么站着,约摸又过了一柱香的功夫。叶晨见到了虞博研,雷光营情况好些,来了三十多人,同样有人挂了彩,同样带着几个俘虏。元师那边也陆续有人马到来,都被太子安排的人拦下列队。可见这四千人追着山岳、雷光两营的八十多人跑得是多么狼狈,若不是叶晨对弟子规发出了集结信号,马元斋的队伍就是再追个十天半月的,也别想一窥这支队伍的全家福。

此时,元师的将士已明白了这次追讨马贼的真实意图,这就是一次接近实战的操演,而元师,无疑败了,被山坡上站着的这一小撮人修理了。将士们虽然窝火,但败得心服口服。看看前面的情况,那位叶参军开始训话了:“我这里一共一百三十个人,如果他们是敌人,你们如何可以击败他们?彖国多受欺凌,为什么!?因为国贫兵弱!”当着太子和彖国的精锐直言贫弱,本是大大的禁忌,映着晨曦的山林,显得格格不入。叶晨顿了顿,接着吼到:“我想说的是,有朝一日,你们比他们还厉害,彖国还会弱吗!?记住咯!你们强!则彖国强!”

马元斋知道叶晨攻击季国的计划,一夜的实战操演,现在可是鼓舞士气的大好时机,带头喝了一声“彖军威武!”下面元师也跟着吼了起来,这一下,当真是吼得震动山野。

数声吼过,叶晨示意停下,没有再啰嗦什么,只是拉着马元斋说了几句,然后简单的几句:“朝廷接下来的命令会由将官传达,这一夜大家辛苦了,好好休息,过些日子你们就会明白,为了彖国的百姓和你们自己,所有的辛苦都会得到回报的,解散!”

“哦,对了,抓到俘虏的找马将军兑银子!”叶晨喊完,马元斋眼都鼓出来了。“别担心,也就八百两,你先垫着,记账也行,回鹤塘太子不会赖账。”

“嗯…这…好…可……唉……”

两边的队伍都可以休息一下了,叶晨看着自己的三营人马,他们才是最累的。“都是好样儿的,博研,你找太子要个口谕,带受伤的人先回鹤塘,有伤的赶紧治,顺便向北融公子和伍大人传话,我要请他们办点事……”

两人一番低语,叶晨又到:“咱们被俘的兄弟估计也没少受罪,让他们都归队,好好休息。”虞博研面上略有些疲惫,行动依旧利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