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5
作者:异域凌蓝 更新:2019-11-12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冰雪融化,大地一片盎然春意。

佛曰:一花一天堂,一草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一土一如来,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净。开到茶靡花事了,尘缘尽,知多少。

乐声停,人心静。

“皇上,茶凉了,臣妾为您换一杯吧。”淑妃那双抚弦之手拿起茶壶,又重新为皇上沏了一杯茶。

司寇洛甫看着淑妃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只是这么一望,便已是三年。

三年间祥圣并非祥和太平,反倒是南征北战不少,只是这提高了兵力的祥圣,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淑妃觉得朕这天下,得来得值得吗?”

三年间司寇洛甫从未与淑妃讨论过关于朝政或者天下大事,然而这突然提起了,淑妃倒也不吃惊,而是淡淡地叹了口气:“臣妾一届女……”

“朕让你回答……便是。”

淑妃抬起头,看到了司寇洛甫眼中的一丝异样,笑了笑:“皇上说值得,那便值得……只是,臣妾觉得占据这顶峰又有何好处?”

司寇洛甫抿了一口茶水:“何以见得?”

淑妃却摇摇头,“有失才有得,而往往普通人舍弃不了那失,因为有些时候,失去的,会比得到的更加珍贵。”

淑妃的声音虽然非常轻柔,但是因着这话的内容,让司寇洛甫听了非常不好受。

祥圣的日益强大,众国是有目共睹,在祥圣四十五年,蛮安与习丅被攻破,成为了祥圣的归属国,这对其他国家无疑不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韩哲一边喝着茶,一边听着司寇落轩有滋有味地告诉自己关于祥圣近期的一切事情。

而当说到这祥圣皇帝后宫成群时,韩哲整个身子震了震。

司寇落轩将韩哲的一举一动都放在眼里,笑着问:“你看看你韩哲在这里做人质,为的就是保他司寇洛甫的性命,可他却在你走后开始消遣娱乐。”

韩哲没有理会他,而心里却好似被千疮百孔,顿了好久才道:“四年只剩下一年,就算这北耶圣上要留我也不会留。”

司寇落轩好整以暇地看着韩哲:“哦?那我倒是很想看看,这司寇洛甫早已将自身投掷与美女之中,你又会以什么样的身份回到他身边呢?一个死人吗?”

韩哲好笑:“我又几曾说过我要回到祥圣?”

司寇落轩愣住,许久后才慢慢展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没想到这么快变已经过去了三年,韩哲抬头望天,说实话待在北耶的这些年中,他一次也没有将这圣上当做自己的生父,他害怕自己只要动一次感情,便立刻会受到伤害,因为他看得出来,司寇落轩已经在这些年当中在朝政上建立起了无法动摇的威信。

恐怕再过不久,这皇位就会变成司寇落轩的了。